《三難》第一集: 孝順公屋男友的難纏父母

大約有兩樣難受的事,是一說出來,香港人就心領神會:住屋問題、難纏的(準)公婆,岳父母。

但我的情況可不是只有以上兩樣這麼簡單;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我和男友還因為一次貪方便,我可能有孕了…

幾個月前-

我是一個大約廿歲中的女仔,畢業後工作數年,還在大學時就認識一個大我兩年的男友,其實本身滿開心,我們還打算結婚,只是…

「傻妹,在想什麼?」阿華說,他隨即坐下在餐廳的椅子上。我們約會的餐廳是平價的餐廳來的-沒辦法,以目前香港的樓價,我們必須節儉些才成,而且,我們是必須,一定要結婚後搬出來住,因為…

「又在想我爸媽?」阿華半好氣半好笑地說。我苦笑一下。

他抓抓頭,「沒辦法啦,他們比較傳統一些,而且他們是對所有人也是這樣的,不是針對你…」他又再度為他們辯解。

我凝望著認真,努力地辯解的阿華,對,這個正正就是問題,由我第一次約他們出來食飯,阿華介紹我給他們認識時,他們不屑一顧的態度,到他們當晚對侍應生如同「下人」(天啊,我自己寫出來也覺得好笑,下人這個字竟然在這個年代還存在)一般的言行,我就知道我不想和他們待在一起,可是,那是我愛的男人的爸媽…

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結婚後和他搬出來住。

「…總而言之,忍一忍他們啦!」阿華陽光地笑笑道,「好啦,快看自己要吃什麼,別餓壞了。你最近瘦超多耶!…」

阿華真的好好,無惡習(好啦,他就只是愛足球,而我每次和姊妹Angel 說時,她也會反白眼,說「波牛」),又體貼,又不介意我有小肚肚。由他在大學迎生營時當我「組爸」,我就很喜歡他。

我完全不明白在這樣糟的父母的多年「管教」下,他是怎樣保持良善的自我。

說到「多年管教」,其實阿華的成長環境也是一般公屋;他家附近環境很清幽,但單位本身小面積,如果是和自己喜歡的人們同住,一起蝸居,倒沒有問題。但以阿華的父母的性格… 我只想說,每次去他家,也是考驗。

我們一面吃麵,他突然給我一個試探的眼神,「對了,爸媽說,我們結婚之後,想我們留在我家住…」

熱氣騰騰的麵瞬間變成冷冰冰般。

「但是…」我開口。他徐即接下說「我明白,但今次他們好像很堅定,還說如果不搬入來住,那結婚也沒意義。」

「我需要時間想一想,轉個話題罷。」我說,他隨即識相地轉話題,說踢足球的一班朋友怎樣怎樣。

抱歉,我其實沒有聽入耳,而只是用「真的啊?」,「為什麼?」等「好像不會錯」的方法招呼過去。我腦中想的是,阿華什麼都好,只是孝順這一點… 可是,如果不是他的父母,孝順本應是好事;如果不是生活在香港這迫人的地方,而是在外國,好像在電影那些,那他父母住在屋子的一層,我和阿華住在屋子的另一層,好像也可以試試忍受,為什麼偏偏在香港… 這些有的沒的。

而且,婚後… 也需要一些晚上的二人時光啊(嗯,由女生說出來,好像很怪,但我們在追求女性平權嘛,嗯嗯,無錯。),在這麼小的屋內,還有公婆在旁,到底要怎樣做?完全無聲地做嗎?

阿華當然留意我的不專心,臨走時,他苦惱地看著我,摸摸我的頭,說「那件事,好好想一想罷。」

我在車上翻手機出來,很快就開了whatsapp ,翻到姊妹group ,和姊妹大約說了剛剛的情況。

回覆很快就到,真不愧為好姊妹。只是Angel 的感想(如一貫地)非常強烈,所有不方便小孩看到的字,她也打出來罵阿華的父母(當然,我之前跟他們提過阿華的父母。),和阿華。

「佢點… 樣啊?總之,唔… 理咁多,你一定要Say No !」

在我們一班姊妹淘中,一直為人冷靜的Claudia 這時候開口「等等,先別太快下定論,也不要先答應或拒絕他,先不置可否。我們下星期約出來,開個緊急會議罷。」

「對啊,見到面再講,你take care !」性格溫和的Mary 也補充。

「好!」我感激地回應。

現在就只能等到見到姊妹們再說。

(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