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難》第三集:無套大戰阿華

的士很快就來到阿華住的公屋屋邨,在我下車時,司機特地提醒我說,「一個女生要小心」,我禮貌地回說謝謝,但我覺得自己現在比較像獵人一些。

如果有任何人現在阻著我找阿華的話,對方會被我用高跟鞋踹開。

到阿華那一座的門口,按密碼進去電梯大堂,管理員望著我,我按升降機鍵,等升降機,進入升降機… 這一切平常做慣的事,在今晚也令人覺得漫長而煩躁。

「叩,叩,叩。」我的高跟鞋跟在公屋電梯大堂地板上敲出聲。終於到了阿華的單位外。

「傻妹!」阿華招呼我入去,「我們動作快一些」他色咪咪地說。然後我就看著他在客廳就把上衣脫下來。

我突然伸手撫摸他的厚實胸肌,然後手再向下移,撫摸他一塊一塊的腹肌,再向右移去,撫摸他的側腹,台灣人稱鯊魚肌的肌肉,然後是人魚線,然後回到中間的小腹,再往下-

他震動了一下「傻妹,你怎麼了?」,然後摸了一摸他自己的頭,「啊,幹,家中沒有套子了!那不如我們試一試... 」

我想起Claudia 和Angel 所說的快感,說「好!」

 

他眼中炸出激動的情緒,然後我們就擁吻著,跌跌撞撞地入房。

過程中他已經把我的上衣和胸罩扯下來。

那個胸罩其實滿貴的,不過,不打緊。

他的左臂一邊摟著我的腰,粗糙,厚實,有力的右手抓著我的胸部不停擠壓。

我把他推往床去,開始吻他的頸際,胸肌,腹肌,小腹...

「哇,搞什麼…」阿華說。

然後我扯下他的球褲和內褲,他的粗大就這樣彈出來,這就是我今晚要感受的。

「為什麼由貓咪變成獵豹?」阿華笑笑。

我不回話,伸手玩弄著他的高昂,他發出一聲男性低沉的呻吟。

他的粗大和熱度,硬度讓我一直以來也很害羞,但因為我們一直以來也用套,我覺得從未真正能用我的「裡面」來感受他的熱度。

如果把這樣粗,大,熱,硬,的東西直接塞入去,不知會有什麼感覺呢?

但今晚還多的是時間,我要好好地先玩弄一下這鐵棒。

我低下頭,用舌頭由底至上舔了一下。

「幹…」他低聲說,兩手壓在頭下,手臂肌肉股起,胸肌的線條更繃起來,腹肌繃緊。

我不停舔動,然後舌尖冷不防不停挑動粗大頂端。

「啊!你想這樣就把我弄射?」他好氣又好笑。

嗯,玩得差不多了,該做正事了。

我脫下裙子和內褲,跨坐在他的腰間,雙手撐在他的胸肌上,準備坐下去。

我已經完全濕了,應該可以直接坐下去的。

開始慢慢地坐下去,我開始套著他,我發出一聲尖叫,完全想不到,不用套的感覺是… 這樣。

好熱…

他低吼一聲。

他的桿身每一個稍突出的地方,我現在也完全感受到,每一個地方,也在我裡面搔癢。

「啊… 」我張口,稍失神地嘆道,開始用腰上下地套弄著他的鐵棒

幸好我平時有運動…

他的雙手還是壓在他的頭下,臂上的青筋爆出來了,平日硬朗的五官現在扭曲著,如野獸般露出牙齒,胸腹肌更鼓起。

我開始完全陷入失神狀態,有些失控地用力「騎」他,雙手則用力摸他的胸腹肌。

他低沉的嗓音低吼一聲,終於忍不住了,一下彈坐起來,用力把我抱住,然後把我壓下去,因足球而鍛煉的腰力完全發揮出來,用力幹我。

我尖叫出來,這… 實在太爽了。

阿華的耐力在這次完全使出來,我的雙腳鉗著他的腰,迎合著他的抽插,渴求更多插入。

阿華就這樣一直幹,到我都快爽過頭而反白眼了,他終於在野獸般的怒吼中,抽出來,全身肌肉繃緊,腹肌硬擠出來,射在我的下巴,頸際,雙乳,腹部上。

兩個月後。

由那日起,我和阿華也沒有談過有關結不結婚,如果結婚住在哪裡的問題。

我沒有提的原因是,害怕如果真的提,就會和阿華分手,而且我亦分不開神:更令人擔心的是上一個月已經沒有來了,我擔心得連和姊妹也沒有說,今日終於在下班時,到藥房買了驗孕棒。

藥房男職員表面上嘗試維持專業的態度,但實際上藏不住偷笑,和「我抓包你了」的表情。我對他怒目而視,他收斂了一點。

我的意思是,他憑什麼?

而且驗孕棒的價錢也太貴了罷?明明只是用一次。

我也不能回家用,因為用完之後,驗孕棒怎處理好?如果家人不慎看到,會擔心的。我只好在轉角的大商場的洗手間用

在昏暗的洗手間內,我委屈坐下來,然後尿在這驗孕棒上。

然後是我人生最漫長的三分鐘…

一百八十秒…

為什麼我會淪落至此?

一百二十秒…

對喔,是因為我自已決定要感受阿華的身體。

六十秒…

那我自己做的事,也要負責。

零秒…

我的世界就這樣黑暗了。

過了許久,我還是在坐廁上就這樣坐著,然後只能想到的一件事,就是whatsapp Claudia 。

「Claudia,我剛驗孕… 而結果是…有了。」

「天啊,你和阿華說了沒?」

「沒有…」

「為什麼?」

「因為我和他結不結婚,如果結婚的話,住在哪裡等等的問題,還未解決。如果又再加複雜因素的話…」

「不,你的需要和驚恐不應被視作「複雜因素」,這些就是你的需要和感受,你要正視和尊重它們,照顧自己。如果阿華真的在乎你,他就應該陪著你,然後談一談可以選擇的方案。而且,他總算是孩子的爸爸,他也有權知道。」

Claudia 一打「孩子」這字出來,我就有點昏倒,這太突然了,好像不是真實的。

「其實我是想結婚,想生下來,但我實在真的不能和他爸媽住在一起…」

「那你就告訴他啊,阿恩,由小到大,你也是喜歡觀察,自己分析,想東西的人,但是就從來沒有表明自己的喜惡」Claudia說。

她繼續說,「那你打算哪時開始照顧你自己的需要呢?你的人生是你自己才真正有權力的。如果你的需要是獨立的婚後生活,那你應該尊重自己這個需要,和阿華表明。」

看到這句,我才如夢初醒,馬上整理衣衫,衝出大商場,衝上的士。

我在阿華公司樓下遇到剛下班的阿華,他正鬆領口的領結,看到我有些驚訝。

「阿恩… ?」他睜大眼看著我。我馬上拉他到後巷。

想不到我人生最重要的話,要在這個後巷中說。

「阿華,你先聽我說完再說… 我剛剛用驗孕棒,驗到我有了你的BB… 」

他亦驚亦喜地看著我,張口想說話。

「不,等等,人生唯一一次都好,我希望我可以坦白講我的想法… 我好喜歡你,好愛你,其實我有了你的BB ,本身應該好開心的,你好好,對哪個都好好,但是,如要我結婚後要和你父母住,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我的眼淚開始流下來,「那個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在我的世界中想要有你在,而不是想有你父母全天候在啊!」

「我… 明白你要照顧你的父母,我也覺得,在我和你結婚後,我也要幫忙照顧你重視的事物,不論是你的志向,你身邊的人和物」我的眼淚繼續流,「但是,如果我全天候局限在這有害的環境,我的生命會枯死的,到時你所愛的那個女人,就會消失…」

「而且,我不想BB 在這個的環境長大啊,你花了多少力氣,才保持你的良善,我覺得這樣好可憐」我崩潰大哭,摸著他的面頰,「我不想BB 也經歷這一切。」

「所以,求求你,我們搬出來住罷… 」

———-
阿華看著我,呆了半晌,然後終於點一點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