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樂,親愛的

很想勸自己忘記,但隨著那天愈來愈近,內心的焦慮和矛盾繼續迫著我正視。我無法掩藏那種牽掛的感覺,即使我們已經分手了。

她的生日快到了。

我打開我的時間表望了很久,尋找出去那天出外去填補那空隙。雖然記憶開始模糊,但小小的線索已經足夠令我不能自拔。印象中,我們常常在性愛後的第二天上午走堂。

她是醫科生,而我的專業又跟生理有一些關係,所以你同樣可以預見到我們的第一次不是毒男與宅女的經典故事,更不要期待意外懷孕之類會發生。

在頭兩三個月的淺嚐輒止之後,那天我也並沒有期待什麼,熟練的foreplay之後,該濕的濕,該硬的硬,幾乎是本能地又一次探路,但這次,我的弟弟真的慢慢地找到了她的妹妹。與此同時,她發出一聲「啊」,我知道這聲音裡只有一層意思,不是痛,只驚訝。我們又確認了一下,的確到底了。接著,我試著動了動,又動了動……幾分鐘後我突然覺得此情此景包含著一種巨大而隱秘的荒謬感。由於不認為這種無意義的重複能導致射精,我慢慢地退出,跟她並肩躺下,抱在一起。

「咁就完啦?」,我跟她幾乎同時間講同一句說話。呢個時候可能你都講左同一句說話。

所以你睇,如果唔寫得到肉的第一次,就好似太無聊了。

第一次開房是在上大學後,剛從完了Ocamp的我們,迫不及待地想要聯絡感情。開房不是臨時起意,而即便摸著良心回憶,當時的我並不猴急,只係不如「抱抱訓覺覺」這麼單純。在那晚之前,我並沒有意識到女生睡前會把bra除掉,不過看她這麼做我也並沒有特別的感覺,於是兩個只穿著underwear,剛洗完澡血氣方剛的年輕人躺在同一張床上。燈已關。我的手穿過了她的頸與床及枕頭形成的三角環在她肩上,她微微傾過來,呈現依偎的體態。

夜很靜,空氣裡瀰漫著幸福和踏實的味道,除了由於生理反應漲起的某個部位,我們基本上可以認為這裡是「純潔」的,直到她的一句話:

“嘿嘿,我們就咁就睡啦?“

現在空氣有一點曖昧了,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的確令我有點驚訝。她突然起身跨坐在我腰上,然後順勢伏下,我們開始忘情地長吻。我的手慢慢地拂過她光滑的背脊,之後是某個凸起的地方,稍作停留,放手指鑽進布料與身體的空隙,慢慢撥開,又緩緩褪下。她的手也不老實地玩著某個總被她說「可愛」的東西,我配合著屈起腿,好讓我們終於變成兩具赤裸的身體。

你可能會覺得這很情色,但當時的我,只嗅到了空氣的甜味。

那天不明不暗正當好的月光,那個溫馨舒適的房間,那團俏皮地在我口中東躲西藏的舌頭,那個溫熱柔軟的正當年的軀體,都讓當時和現在的我濕了眼眶,原來生活可以這麼藝術,這麼夢幻,這麼美,哪怕它那麼脆弱,又注定絕版。

之後,雖然有點笨拙,她最終還是成功幫助我,其間還嘗試吃棒棒糖。我有著同樣的好奇心,可惜當時她沒有滿足我,不過下一次出來我還是如願以償了。下面的味道有點咸,有點怪,但在愛的溫情和探險的衝動面前,都很淡。

第一次接吻呢?又要回溯到中六的最後一口氣。那是DSE前十天,在一個月前幽會過的公園,身後的她從背後緊緊地抱上來,我遲疑了足足有半分鐘的樣子,可能是在思考要如何在不撥開她手臂的情況下轉過身來。最後我下定決心,轉過頭,緊閉的雙眼上的睫毛是那麼可愛,白嫩的臉上沒有絲毫瑕疵,時間凝固了。

而一個月前,我的頭在她的肩上,我的胸腔有節律地震顫,分不清是誰的心跳。之後她問我要不要“kisses”,她就遞過來一塊「好時之吻」。

兩年前她生日我畫的那張畫,希望她不要丟棄。

我送你的那些雜七雜八的小玩意,你一定收藏得好好吧,不然你怎麼放得下回憶。

謝謝你給我所有的愛,儘管內向敏感的你總讓嘗試溝通,但我不領情,幾個月前分開,也因為這個,我很受傷。

還有很多歉疚,那隻外表冷傲獨立內心卻有時脆弱的小獅子沒少有意無意地傷害你,還有,從來沒有處女情結的我,在開導你的時候,一定因缺少理解而操之過急。

這是我第一次愛過的女孩,我曾經認真執拗地在乎過,我很開心分享和她分享那些我的第一次,我們都不是最完美的戀人,但我們曾經一起用心創造過一個絕版的美麗世界。

而2015年的我拂去歲月的灰,找到我們故事的封面。

那天回家的公交車,玻璃很亮,陽光正暖。

有一天我終將合上我們的封底,可我相信,不會是現在。

而現在,我只想繼續在幾頁空白之後寫下:

生日快樂,我親愛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