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難2》第一集:不吃魚的貓

我叫Ann,今年23歲,又一城市大學學生,主修英文系。很多人說我們這間大學的女生都很美(我自己完全沒感覺),特別讀英文系的女生(起碼我不是,我只是毒毒黑長直眼鏡娘),更會容易認識到好男生。 嘛,或者吧。 「Ann? 在聽嗎? 又發白日夢了,傻瓜!」男友呀俊摸摸我的頭傻笑著。 確實,別人眼中的好男生,就像呀俊一樣,同齡的陽光型少年,180 cm高,爆肌身材,五官端正之餘有一顆小酒窩,學界劍擊隊隊長,同時是港隊中的一員,對女友滿滿的溫柔,懂得「社交禮節」,對平輩長輩都有禮,即是「識做人」、「世界仔」。無他的,本身作為香港島大學學生,在同區某貴族男校畢業,只是家底和這個成功靠父幹/校幹,又有家人給的一個小單位自住,應該令好多女生投懷送抱,男生們葡萄吧。 我倆是聯校Christmas Ball認識,不過,愛情就是這樣,你不找它,他會找上你。  

Read more

《三難》完結篇:夢中的婚禮

再三個月後。 在一片歡笑之中,我看著白色蕾絲布帶,由Mary 親手用珠片繡的” Yan & Wah” ,我覺得還是很超現實。 等等,這好像某中學的名字。 我拉拉白色婚紗的裙擺,嘗試不在沙上滑倒,向左方看去,看看也是由Mary 準備的糖果桌,它很精緻,不是像「高級場所」那很虛偽的精緻,而是很草根,很真誠的精緻。即是到底Mary 有多強?已經見肚了,還可以繡布帶,主持造糖果小食和裝飾糖果桌等等的工作… 好啦

Read more

《三難》第三集:無套大戰阿華

的士很快就來到阿華住的公屋屋邨,在我下車時,司機特地提醒我說,「一個女生要小心」,我禮貌地回說謝謝,但我覺得自己現在比較像獵人一些。 如果有任何人現在阻著我找阿華的話,對方會被我用高跟鞋踹開。 到阿華那一座的門口,按密碼進去電梯大堂,管理員望著我,我按升降機鍵,等升降機,進入升降機… 這一切平常做慣的事,在今晚也令人覺得漫長而煩躁。

Read more

《三難》 第二集:姊妹淘的「緊急會議」

終於到了姊妹淘的「緊急會議」那日,在我趕到旺角某Cafe 時,她們三人已經在那。 「阿恩!這邊。」Angel 招呼我坐下。 我們四人是在中學已認識的,縱使性格迴異,也不知怎的一直是朋友,可能就是所謂的互補作用罷。

Read more

《三難》第一集: 孝順公屋男友的難纏父母

大約有兩樣難受的事,是一說出來,香港人就心領神會:住屋問題、難纏的(準)公婆,岳父母。 但我的情況可不是只有以上兩樣這麼簡單;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我和男友還因為一次貪方便,我可能有孕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