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可能是 #metoo 受害者

近日各大傳媒爭相報導性侵犯故事,網民一再瘋傳某運動員的社交媒體發文,突然之間,人人都是法官,個個都成了陪審團。

一般性侵犯的形式包括強姦和強姦未遂,以及不歡迎的性接觸或威脅。通常當某人出於性的目的,未經允許接觸對方身體,甚至是衣服時,性侵犯就出現了。無論性邀請有否出現,如果罔顧被侵者是否同意,或者被侵者無法說出同意或不同意,或被侵者在過程中不再同意,在法律上,侵犯者都有機會被入罪(《刑事罪行條例》(香港法例第200章)第117至125條)。筆者不是法律專家,反而想藉其他故事引發讀者思考。

(一)

筆者一次跟友人晚聚,友人說出近來性侵事情令世界各地都關注和保護女性,可是有些故事不是大家都知道。他認識一位富家子弟,平時蒲開也是那幾個場,下場也是「叫外賣」,再回家做其他活動。可是有些女士經驗甚深,在歡愉過後「老屈」富家子弟,說自己是不情願地性交,看準對方不敢見報、不能留有案底、不可惹上官非,就要求賠償,高達數萬或數十萬不等。友人形容女士為「職業詐騙」,手法非常純熟,應該平均每兩個月就可以有一筆可觀的「收入」。筆者不禁問:受害人為什麼不出聲呢?不過誰才是「受害人」?如果此事見報,各大市民又會立刻化身金田一,不知道網上的輿論會否令事件與男/女方的維基百科分頁長存。

(二)

筆者的男朋友說,他小時候去過童軍軍訓營,有一晚在營內被一個較年長的男孩,用其手掌正面拍打他和另外幾位朋友的下體。雖然是穿著內褲,但他明顯的感到不舒服(是心靈上,不是身體感到不適),但他們沒有告發那個年長的,只是忍了下去。他現在回想,如果當時他知道什麼是性侵犯,他一定告發到那位年長的甩褲。他問,這個#metoo campaign沒有男士的參與,沒有男士站出來,這到底是為什麼。

筆者沒意blame the victim,亦樂見社會為性侵事件在不同平台上發聲,聲援受害人。但到底誰人可以是受害人呢?受害人只有一個嗎?受害人就只有一邊嗎?為什麼只有一種受害人受到大眾的關注,其餘的受害人就無法分到一丁點憐憫?看來不少人需要接受性教育的再教育。

文:男校女主筆          2017/12/03

#me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