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難2》第一集:不吃魚的貓

我叫Ann,今年23歲,又一城市大學學生,主修英文系。很多人說我們這間大學的女生都很美(我自己完全沒感覺),特別讀英文系的女生(起碼我不是,我只是毒毒黑長直眼鏡娘),更會容易認識到好男生。

嘛,或者吧。

「Ann? 在聽嗎? 又發白日夢了,傻瓜!」男友呀俊摸摸我的頭傻笑著。

確實,別人眼中的好男生,就像呀俊一樣,同齡的陽光型少年,180 cm高,爆肌身材,五官端正之餘有一顆小酒窩,學界劍擊隊隊長,同時是港隊中的一員,對女友滿滿的溫柔,懂得「社交禮節」,對平輩長輩都有禮,即是「識做人」、「世界仔」。無他的,本身作為香港島大學學生,在同區某貴族男校畢業,只是家底和這個成功靠父幹/校幹,又有家人給的一個小單位自住,應該令好多女生投懷送抱,男生們葡萄吧。

我倆是聯校Christmas Ball認識,不過,愛情就是這樣,你不找它,他會找上你。

 

 

俊是透過我的好閨密Marine找上我,我更是他第一次的戀愛。我不像Marine,閱(獵)男無數,俊只是我第二次的戀愛,真想不通為何俊會成功通過Marine的考驗。

「Ann,待會我要上Part-time,今晚想吃甚麼?我待下班後,去接你放學。」

「嗯,今晚Presentation,Professor 應該7:30左右放人,就在White Zone等我,好嗎?」

「知道,我的女皇大人!」

他輕輕吻我後,就去坐港鐵上他的Part-time–私人兒童發展中心作兼職教學導師。

回頭一看電話,有幾個message:

「一個男生可以因為計劃將來而為你努力,很幸福吧。但是不代表你總是唯命是從喔sis!」來自我的另一位閨密Queen的Line:「女生沒主見,不是小鳥依人,愛你的話就要見識真正的你呀!」

「你們在一起都差不多半年了,蜜月期差不多結束,好好學會日常生活中的磨合,甚麼事都好,我們都在你身邊,星期六實習後出來飲一杯?」來自Marine的Line。

「嗯,謝謝你們喔,不過今晚想跟他好好的過,再好好的說說。」

========================================

「Ann,謝謝你這半年來的陪伴,兼職那邊老闆說會加人工,而且會向校方提供工作證明,可以抵銷外間工作經驗,你真的是我幸運女神!」俊開心的跑過來擁抱我。

「太好了,待我倆畢業後,就可以好好準備將來,然後結婚」我抱著他。

—本來想好想跟俊談談對我的感覺,不過我不想因小事破壞這美好的氣氛。

呀俊向我微笑著,吻著我。

我倆一路上手拖手回家,有說有笑,我們有多久好像今夜談笑風生?在香港成家不容易,而且拍拖洗費都不少,像俊這種家底的男生能夠愛上我這樣貧窮女,只有小說才有的情節,就是發生在我身上。

好多同年紀的學生,也許為了滿足慾望才戀愛,也許為了節省金錢才單身。

結婚不容易,生小孩都要計劃,正正因為成家不易,我倆決定好待婚後一切都穩定後,給予雙方大約三年時間讓工作上軌道才讓孩子出世,除了少些在夫婦層面上的爭吵外,算是想給孩子一個成熟穩定的家,物質與愛都不欠缺,而且孩子發展也有俊的家庭作背後支持。

我想……大約是28歲左右,女性生育能力最旺盛時,給寶寶的營養都足夠,寶寶出生健康,我的復原能力因著年輕好,也可以產後跟俊多一點親密,夫婦性生活都健康點。

孩子不用多,兩個夠了,最好是一男一女,性別平衡點,不會太偏重一方,我可以與女兒談心,俊可以帶兒子去玩。

—–就算小鳥依人,每事每處在他角度想好,都只是因為俊待我好,這種方式回報他,應該不過分吧?

========================================

家中浴室—

我脫去衣服,讓花灑的暖水沖洗在我身上。看看自己,身材倒是不錯,胸部有C,腰圍也有24吋,屁股圓圓,像隻小哥基,如果俊真的有一天忍受不住,我不介意跟他做,雖說他出身自基督教家庭,家教很嚴,也一直說留待結婚後才刺激,不過,Marine說得對,那有貓不吃魚。(他的銀包內總會有幾個安全套,袋得殘舊,不過我沒有問他,我想是為防我倆情不自禁時用…..)

「俊,到你洗澡了!」我刷著頭髮,包著毛巾走出浴室。

俊本來玩著手遊,看見我這個樣子後臉紅紅……

(內心os:他真的好乖好可愛呀….嘿)

「如果你冷病了,我會心痛!」他輕輕吻了我一口,我回敬他,輕輕咬他的唇,舌頭伸進他的口裡,手不安份的伸入他的衣服內,撫摸著他的胸膛,再順著撫摸他的腹肌。

我倆的體溫微微升高,我擁抱著他,他的舌頭慢慢的也伸進我的口內,我抓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前….

果然,他溫柔的捏了一下,抱我更緊,深深的呼吸著我沐浴後的香氣。

「嗯…」我不小心輕叫了一下,用點力吸啜著他的舌頭。

…….

不過,他拿著衣服給我「小傻瓜,再挑逗會令我把持不住,乖,要穿衣服。」

「生孩子的工作,還是留待婚後,我倆有協定嘛,而且,未婚懷孕始終對我倆感情及生活會造成負擔,孩子出世後,他的發展都因為物質上的欠缺,有機會未如我們所願,也苦了他呢。」俊抱著我說。

「知道,抱歉喔小傻瓜!」我向俊撒嬌。

他笑了笑,替我穿衣後,就走到浴室洗澡了。(他放回了安全套…?可能是我眼花吧…)

「Marine, Queen,你們輸了,俊看見我這個樣子,沒有壞壞下去,明天請我吃tea。」我打著Line。

Marine:「幹!那有貓不吃魚,腦有病嗎?」

Queen:「我要加碼,Ann,明天我送一份禮物給你,我不信沒有用。」

我:「那好,明天見。」

—明天就讓你們兩個婊子輸得心服口服!

(待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