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福山雅治就不算性騷擾: 你的樣子如何,你的下場也必如何?!

  近日係日本有個熱爆議題,就係話用對眼望住女性(掃視?凝視?)/用物件掂到個女性而令對方感到不安既就會構成性騷擾。然而,日本有個女律師就話如果有福山雅治咁既級數既男性做以上既野就無問題,咁…點為止性騷擾?係咪用樣黎定義?咁唔怕性別歧視?我地點保護自己先好?   香港點定義性騷擾? 跟據香港大學法律系既網頁就解釋左性騷擾(Sexual Harassment)係香港既定義: 「如任何人作出不受歡迎並涉及性的行為,而這些行為具冒犯性、侮辱性及威嚇性的,便會構成性騷擾,當中包括作出不受歡而從性方面獲取好處的要求。性騷擾者可能要承擔法律責任,並且可能要向受害者作出賠償。 根據《性別歧視條例》第2(5)條和第2(8)條,任何人向一名男士或女士作出性騷擾行為,均屬違法,而有關性騷擾的條文亦適用於同性關係。舉例,如一名男士性騷擾其他男性,或一名女士性騷擾其他女性,兩者皆可被控告。 性騷擾可以直接或間接地透過身體動作或語言去進行,以下是部分例子: 不受歡迎的身體接觸(例如擁抱、親吻或觸摸); 盯著看或擠眉弄眼; 摩擦別人的身體; 不斷追問別人的私生活; 做出使人反感並涉及性的手勢。 性騷擾亦包括作出不受歡迎並涉及性的行徑,以營造一個在性方面具敵意或具威嚇性的工作環境,例如: 說出與性有關的言論或笑話; 展示與性有關的不雅圖片或海報; 對別人的性別作出侮辱或嘲笑; 挑引性地吹口哨。」 來源:http://www.clic.org.hk/tc/topics/antiDiscrimination/sex_discrimination/q4.shtml

Read more

性教育裡所沒有教的性侵

性侵一詞成為香港今期討論熱話,好像每個人都變成了法律專家,對事件指指點點。日前連麥明詩也忍不住在她的面書post一些法律知識,扮演庭上對話,可是很多人無視了事件其中一點,就是「兒童被性侵」。今天筆者來談一下大家所忽視的重點:性教育與性侵的緊密關係。 來問問大家,你到什麼歲數才知道什麼是性騷擾、性暴力、性侵犯呢?小學?中學?大學?還是到現在也不知道?相信大家對於性騷擾、性暴力、性侵犯的集體記憶,莫過於陳年電視廣告的一些耳熟能詳的對白,除此以外,就是大台的電視劇性侵情節。不過有多少中、小學生在性侵犯發生的時候,知道自己是正在被性侵犯呢? 香港的性教育普遍態度都是「唔好掂,唔好搞,唔好理,唔好問」,總之長大了就自然會識,性交、性侵等也只會出現在成年女士身上,性徵還不明顯的中小學生是不需要發問有關性的問題,更不用說性自主這些「深奧」的字眼。「兒童是沒有機會獨自面對性危機」的態度是十分危險,這是對於兒童過份「無性」的幻想,而運動員性侵事件就證明了,香港教育系統內並沒有認真看待兒童的性危機,亦沒有為兒童提供相應的法律教育,令不愉快事情發生的時候,學生們不但沒有醒覺「我正在被人性侵犯」,而且不懂得向誰求助。 筆者在小學五年級時也遇到不愉快經歷:當時筆者剛發育,性徵愈趨明顯,為了著校服不飛釘,要由普遍內衣轉成女性內衣,要帶bra top了。當時班上一位男同學說了一句「超,學咩人帶bra姐,又冇波」,令我非常生氣,但又不知道可以向誰求助,恍惚每位女孩子的青春都要遭男同學的白眼。不過當時的我對於「性騷擾」完全沒有概念,生活中沒有這個字眼出現,認為性交的性只是大人才談得上,小學生或初中就是學怎樣貼好一條姨媽巾,以防漏血。因為沒有性騷擾或性的概念,所以我並沒有向老師告發。不是因為我沒膽,想要大事化小,而是因為我並不知道原來我可以為自己不舒服、不高興的(性)經歷伸冤採取行動,向不受歡迎的性交流說不(其實沒有交談),唯有自己強忍,遠離男同學。 香港有不少的性教育資源,其中亦有提供性騷擾、性暴力、性侵犯的教材,但還是輕看了學生被性侵犯的前因後果。筆者日前上了一個關於性教育的講座,其中一位席上嘉賓說,「如果你在生活其他方面都沒有什麼自信,不怎有自覺,不懂怎說不,你在性上面都會一樣唯唯諾諾,在危機發生時也不知道如何反應」。這正正是香港性教育的缺陷:愈打壓性好奇,愈激發學生從其他渠道發掘。愈不敢大膽地、正面地、公開地討論性及性行為,愈多性迷思,令學生誤會性騷擾、性暴力、性侵犯只會出現某個時間地點,例如酒吧,不會發生在家裡、校園,甚至不會出現在熟人當中出現。因為在校園沒有談性的習慣,所以當中小學生被熟人拍拍腰背,即使幾不願意,他們亦沒有當此成為性騷擾或性侵犯,因為在教育裡「性」一直被否定:性笑話只會被看成無心的小學雞話題,從不當下糾正;性比較由AV 產生,但從沒老師跟中小學生公平地討論色情作品的真實性。 筆者不是說性教育一定要校園內。但是,否定學生需要學習什麼是性侵犯,即是否定性存在在中小學生當中。而性往往就在我們的生常生活中。如果學生不明白什麼是性,不明白什麼是不歡迎的性、沒有自己准許的性,在性侵發生的時候就不知道該怎樣反應,甚至於不知道自己是在被性侵,而非一般的不愉快經歷。性教育不只是教開心、愉快的性,也要教不關心、不愉快的性。要中小學生在青春期之前就有保護自己的性自覺,不是長大成人才懂保護身體,筆者認為這是運動員事件中非常重要而被忽視的一點。 文:男校女主筆       2017-12-04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