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保障應否高於法治精神

#metoo 大眾普遍認爲法律對女性的保護不足,因爲法庭往往都會因疑點利益歸於被告這個原因,判被告無罪釋放。筆者卻認爲女權保障絕不能高於法治精神,否則會造成嚴重男女不平等。 以某運動員被教練非禮案件爲例,這件事疑點重重。運動員十年前在什麽情況下到了教練的住所?在教練的住所哪一位置進行按摩? 以上疑點只是刑事檢控專員構思上的冰山一角。案件時間越長,疑點的數目必定多不勝數。根據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最後被告亦會被判無罪。一旦這種情況發生,網民意見一面倒同情運動員的遭遇,一來批評教練利用運動員對教練的信任而胡作非爲,竟然逍遙法外,二來認爲女性在法治上的保護並足夠。但筆者認爲女權保障絕對不能凌駕於法治精神。試想想,有一位男性報案被一位女性非禮甚至是性侵犯。若然女權保障凌駕於法治精神,所有男受害者到法庭時都不會受到公平的裁決。反之,女受害人即使沒有任何有力的證據,都可以使男被告被判有罪。 就以最近發生的案例作參考,一名女受害人因爲其前未婚夫悔婚繼而揭發與未婚夫若干年前未成年時發生性行爲,最後當然因爲疑點重重而無罪釋放。但這個案例證明了即使有法治,對私人地方發生了私隱性活動的公開控訴,很容易會成爲玩弄他人的其中一種工具。 文: 慢大犯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