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與婚前性行為

早前有單強姦案。一位幼稚園女教師,三年前同友人去卡啦OK聯誼,之後被一個同為教師嘅男人帶返屋企,奪去初夜。女事主庭上表示,自2008年已受浸成為基督徒,跟住一直忠於信仰,謹守聖經教誨,不可有婚前性行為,卻於本案中遭人強姦。最後,陪審團5比2認為強姦不成立。…..到底有無強姦我地就唔知,但女事主話自己係基督徒唔會發生婚前性行為。基督教同婚前性行為,我覺得值得討論。 「你地拍左拖咁耐都無性行為?」「我地係基督徒,咪無囉」呢啲對話好common。 古時,不論邊一個種族,只要一踏入適婚年齡,大慨十幾歲,就會好快結婚。 而一個人大概亦都係咁上年紀就踏入青春期開始有性欲。咁都幾易忍呀。可能等一兩年就結婚。 但宜家要結婚,唔好話廿五歲,你三十歲結都分分鐘有人話你早,甚至好多人近四十先勉強去結婚,因為想趕停經前生小朋友。但係咁,由十一二歲,青春期開始,有性欲,痕啦,「唔得,唔可以婚前性行為。」「BB呀,唔好意思,我要去自慰先啦。」到你儲夠經濟條件,結婚了,有第一次既性行為。性欲一直係未完全解決,而長期抑壓住。 由等一兩年演變到等十幾廿年,服從原教旨嘅信徒長期性抑壓,亦都好少接觸性。到某個年紀,可以結婚,但已經缺乏年少具有嘅體力,即使可以發生性行為,過往既性抑壓亦不會完全消失。十幾年既性欲累積起來,但一直未被解決,而同時現代人越來越晚婚,信徒面對自己性抑壓的問題,亦不知如何入手。以佢地既睇法,早啲結婚就會少啲性抑壓。但係喺現今社會可唔可行呢? 撰:小甜 IT 狗 新聞來源:男師涉姦案 事主否認表現主動豪放 http://www.singpao.com.hk/index.php?fi=news1&id=51051

Read more

性教育裡所沒有教的性侵

性侵一詞成為香港今期討論熱話,好像每個人都變成了法律專家,對事件指指點點。日前連麥明詩也忍不住在她的面書post一些法律知識,扮演庭上對話,可是很多人無視了事件其中一點,就是「兒童被性侵」。今天筆者來談一下大家所忽視的重點:性教育與性侵的緊密關係。 來問問大家,你到什麼歲數才知道什麼是性騷擾、性暴力、性侵犯呢?小學?中學?大學?還是到現在也不知道?相信大家對於性騷擾、性暴力、性侵犯的集體記憶,莫過於陳年電視廣告的一些耳熟能詳的對白,除此以外,就是大台的電視劇性侵情節。不過有多少中、小學生在性侵犯發生的時候,知道自己是正在被性侵犯呢? 香港的性教育普遍態度都是「唔好掂,唔好搞,唔好理,唔好問」,總之長大了就自然會識,性交、性侵等也只會出現在成年女士身上,性徵還不明顯的中小學生是不需要發問有關性的問題,更不用說性自主這些「深奧」的字眼。「兒童是沒有機會獨自面對性危機」的態度是十分危險,這是對於兒童過份「無性」的幻想,而運動員性侵事件就證明了,香港教育系統內並沒有認真看待兒童的性危機,亦沒有為兒童提供相應的法律教育,令不愉快事情發生的時候,學生們不但沒有醒覺「我正在被人性侵犯」,而且不懂得向誰求助。 筆者在小學五年級時也遇到不愉快經歷:當時筆者剛發育,性徵愈趨明顯,為了著校服不飛釘,要由普遍內衣轉成女性內衣,要帶bra top了。當時班上一位男同學說了一句「超,學咩人帶bra姐,又冇波」,令我非常生氣,但又不知道可以向誰求助,恍惚每位女孩子的青春都要遭男同學的白眼。不過當時的我對於「性騷擾」完全沒有概念,生活中沒有這個字眼出現,認為性交的性只是大人才談得上,小學生或初中就是學怎樣貼好一條姨媽巾,以防漏血。因為沒有性騷擾或性的概念,所以我並沒有向老師告發。不是因為我沒膽,想要大事化小,而是因為我並不知道原來我可以為自己不舒服、不高興的(性)經歷伸冤採取行動,向不受歡迎的性交流說不(其實沒有交談),唯有自己強忍,遠離男同學。 香港有不少的性教育資源,其中亦有提供性騷擾、性暴力、性侵犯的教材,但還是輕看了學生被性侵犯的前因後果。筆者日前上了一個關於性教育的講座,其中一位席上嘉賓說,「如果你在生活其他方面都沒有什麼自信,不怎有自覺,不懂怎說不,你在性上面都會一樣唯唯諾諾,在危機發生時也不知道如何反應」。這正正是香港性教育的缺陷:愈打壓性好奇,愈激發學生從其他渠道發掘。愈不敢大膽地、正面地、公開地討論性及性行為,愈多性迷思,令學生誤會性騷擾、性暴力、性侵犯只會出現某個時間地點,例如酒吧,不會發生在家裡、校園,甚至不會出現在熟人當中出現。因為在校園沒有談性的習慣,所以當中小學生被熟人拍拍腰背,即使幾不願意,他們亦沒有當此成為性騷擾或性侵犯,因為在教育裡「性」一直被否定:性笑話只會被看成無心的小學雞話題,從不當下糾正;性比較由AV 產生,但從沒老師跟中小學生公平地討論色情作品的真實性。 筆者不是說性教育一定要校園內。但是,否定學生需要學習什麼是性侵犯,即是否定性存在在中小學生當中。而性往往就在我們的生常生活中。如果學生不明白什麼是性,不明白什麼是不歡迎的性、沒有自己准許的性,在性侵發生的時候就不知道該怎樣反應,甚至於不知道自己是在被性侵,而非一般的不愉快經歷。性教育不只是教開心、愉快的性,也要教不關心、不愉快的性。要中小學生在青春期之前就有保護自己的性自覺,不是長大成人才懂保護身體,筆者認為這是運動員事件中非常重要而被忽視的一點。 文:男校女主筆       2017-12-04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