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書時不要做的事 》第一回

我叫家欣,是這個城市的一個普通大學生。 這所大學是在市區中的,不是頂尖的那批,相信大家也大約知道哪些大學有可能是。這裡就不指出是哪間了。 對於讀大學,我有個很期待的感覺,但不是對課程期待,而是對男同學很期待,因為我在讀大學前一直也是讀女校的,對「年輕男性」沒什麼認識。到大學,終於有男同學。而我對男性的,呃,「性」… 滿有興趣。當你人生有12年也是和其他女生相處時,你也會這樣有興趣的。 而我在大學認識的男友,剛好就是對性,非常,非常認識。 「你也許對男生的身體有相當誤會喔…」,有一次談電話,他壞笑說,「所以你認為男生只能一次射一次?才不是喔。讓我之後試給你看。」 我聽就濕了。 他從中學時就已經有性經驗了,我則不是,而是在大學認識他後,才被他「破了」,而這樣說好像很淫蕩,他到現在還是在「教育」我。 即是,在大堂和細堂中,我跟lecturers 和 tutors 在學我個programme 的事,回到宿舍,我就跟男朋友在學… 別的事。 宿舍對大部份大學生而言,應該是一個複雜而充滿誘惑的地方-那個誘惑是指對日後作為「成年人」在社會上獨立自主生活,而這個「成年人獨自主生活」,當然也包括性方面的生活。 看到這裡,比較傳統的讀者可能會鄒眉,但希望你可以正視這事實:我們的「支持」或「反對」,不會影響到年輕人會或不會對性好奇和期盼,他們在這段生命的時間就是會這樣(呃,其實上很多成熟的男生,還是會「這樣」)。我們只能做些事來令這種好奇和期盼朝健康的方向,而不會做些危險的事。 如果年輕人不「這樣」的話,大家才更需要擔心。 而我就是做了就危險的事,希望大家不要學。 總之,我跟男朋友「學」東西,有時是「親身」學,但其實這機會有限,因為在大學宿舍同房的,必然是同性,我們要找緊同房不在宿舍的時間來「親身教學」,不「親身教學」的話,我們就用電話「教學」。 基本上我們的資源緊拙程度,和本地整個大學制度聲稱的資源緊拙程度,沒有什麼分別啦。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