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保障應否高於法治精神

#metoo 大眾普遍認爲法律對女性的保護不足,因爲法庭往往都會因疑點利益歸於被告這個原因,判被告無罪釋放。筆者卻認爲女權保障絕不能高於法治精神,否則會造成嚴重男女不平等。 以某運動員被教練非禮案件爲例,這件事疑點重重。運動員十年前在什麽情況下到了教練的住所?在教練的住所哪一位置進行按摩? 以上疑點只是刑事檢控專員構思上的冰山一角。案件時間越長,疑點的數目必定多不勝數。根據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最後被告亦會被判無罪。一旦這種情況發生,網民意見一面倒同情運動員的遭遇,一來批評教練利用運動員對教練的信任而胡作非爲,竟然逍遙法外,二來認爲女性在法治上的保護並足夠。但筆者認爲女權保障絕對不能凌駕於法治精神。試想想,有一位男性報案被一位女性非禮甚至是性侵犯。若然女權保障凌駕於法治精神,所有男受害者到法庭時都不會受到公平的裁決。反之,女受害人即使沒有任何有力的證據,都可以使男被告被判有罪。 就以最近發生的案例作參考,一名女受害人因爲其前未婚夫悔婚繼而揭發與未婚夫若干年前未成年時發生性行爲,最後當然因爲疑點重重而無罪釋放。但這個案例證明了即使有法治,對私人地方發生了私隱性活動的公開控訴,很容易會成爲玩弄他人的其中一種工具。 文: 慢大犯神

Read more

你除左記得多多同寶寶龍,性侵犯/非禮你又知幾多?

我仲會記得細個同D女仔玩,D女仔唔夠玩時總會叫非禮令到你縮手退後。好彩我個陣D家長未至於好怪獸,如果唔係,老父老娘真係有排玩。不過,同性罪行拉上關係,即使唔入罪,都好恐怖。 「記得喊唔好同話俾你信任既人聽」 其實係簡單直接。但多多同寶寶龍真係做完都無人理。如果係覺得被侵犯,就要喊唔好或者如果你覺得個個人無心,都要示意。我好記得有一次影大合照,要企埋D,唔為意下,我手跟原來掂到一名女性既胸部。個位女士輕輕用手將我手跟向前推,我先發覺自己掂到。 其實唔理有意定無意,都應該示意要求對方保持距離。 如果你覺得係有意同時要採取法律行動,就要搜証証明佢既意圖。往往意圖係判罪既爭論點。 但信仼既人呢?網絡上既人係咪你信任既人。我諗好明顯唔係。呢段廣告既意思係想小朋友搵成年人協助採取法律行動。無錯,對性罪行,你係要採取法律行動,唔係同大眾講,等人地採取行動。 「我好驚俾人屈非禮」 性罪行係好嚴重既指控 成日搭車刻意選擇坐係同性隔離。明知個大叔好臭都要坐。因為我好明白一點就係,即使你無意,只會佢有意覺得你有意,唔用法律都可以搞到你好唔掂,影你相,放上FB。 小學中學都其實無教過咩係非禮。1997年所出既性教育指引當中無令學生對性罪行有認識同了解如何從性罪行保護自己。(詳情: http://sexedu.org.tw/hongkong.pdf) 最近,發生咁多討論,我都認真睇下點為之非禮。係咪個女仔話我非禮佢,我就會俾人告?或者我俾人秋後算帳? 原來要達到以下兩個條件。 1. 事主不願意有私人部位既接觸。16歲以下不能夠願意接受接觸。 2. 被告係有意侵犯。 但好多人都會忽略第二點,可能對人有偏見,覺得佢刻意。呢一點先令人覺得可怕。更甚者,佢覺得你有意,之後又覺得唔夠証據法律上報復你,所以用社交平台或圈子散播謠言。 不過,如果你覺得散播謠言黎報復一個你覺得告唔到既人係屈機既,唔好唔記得有條罪叫誹謗罪。 我相信法律係完善既,但係整個中小學,我感受唔到當中有教過法治慨念。所以有D人對於性罪行未有充分了解,又怕事,無訴諸法律,但係性罪行既指控又係好嚴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