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40%大學生曾於校園內性交?

“下,得四成學生認喺學校做愛,咁死得啦“ 雖然又係標題黨,但的而且確係筆者睇完標題之後嘅感覺。自從返到香港之後,筆者發現身邊朋友都性保守。“咦,好心你唔好講埋d咸嘢啦” 心諗,咁大個人好心你就唔好咁虛假啦。你唔揾性,性都會揾你 (性冷感例外)。筆者以前同中東人住,談性,只不過普通到好似問候語。例如: 點呀,Abdul,琴晚開唔開心呀?大跌眼鏡嘅係連中東人都開放過香港人。英國大學Freshers‘ week 孖寳,左手拎住剛剛喺Domino拎嘅one pound pizza, 右手拎住SU門口派嘅condom,係常識。香港,你喺大學門口拎住個condom即刻比道德塔利班批鬥。或者,有人會將性保守呢個風氣歸咎於中國傳統文化。但筆者認爲香港人普遍都係性保守主要因爲香港性教育政策做得唔係太好,其次係香港社會規範(Social Norms)始終偏向保守。 與丹麥、瑞典呢d北歐地區性教育相比,香港性教育政策的確完全係零。你地大可以Google 一下,《我是從哪裏來的》。 丹麥已經將做愛嘅過程透過插圖放喺一本童話書入面,唔好聽d講句,人地5歲已經識得搞野。香港d小朋友呢? 我估至少要去到小三小四嘅常識堂先知道。言歸正傳,四成大學生話自己曾經校内性交,其實我覺得就有hidden figure。Hidden Figure即係實際數字同調查結果數字嘅差別。即係其實我認爲好多接受呢個訪問嘅大學生都講緊大話。大學生喺調查入面故意道出錯誤答案,係因爲從小無接受過正規嘅性教育。當問起關於性嘅問題,即使有做過都唔會認。一個正統嘅性教育,可以令人與人之間講性嘅時候唔會再有所忌諱。大膽談性,不但有助於了解自己身體機能,亦可以從討論性而得知如何取悅自己嘅性伴侶。大學求學時期,血氣方剛,同hallmate/ 同學做愛簡直人之常情。筆者並不是鼓吹性開放或不道德性行爲,不過一個完善嘅性教育制度配合自身嘅基本道德標準,的確可以令香港性保守同性開放中取其中庸之道。 其次,香港嘅社會規範的確令人唔敢談性。社會規範,有d似社會倫理道德嘅潛規則。例如,情侶之間做愛都會選擇屋企或者私人隱蔽嘅地方。因爲屋企從小就洗腦式教導我地性係一件好私隱嘅事,唔應該公開做,唔應該周圍同人講。即使情侶之間喺地鐵裏面好普通咁接吻,都會比三姑六婆、三五識七嘅人放上社交平台作一個公審。由此可見,香港社會對性嘅規範係非常嚴重。香港社會對性嘅規範,令到年輕人性知識貧乏,對性行爲無從入手。性知識貧乏嘅影響,輕則,孤獨一生,將處子之身帶入棺材,重則,造成生態大災難,到處播種,成爲爸爸。 總結,香港社會對性嘅規範及缺乏完善性教育制度的確令年輕人對性卻步,最後令社會賠上一定嘅代價。下一篇,筆者會談性保守會如何令性罪行數目增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