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難2》第二集:裡人格覺醒

那一夜,沒有發生理應發生的事,俊洗澡後如常抱著我睡著。

第二天,學校cafe

我把昨晚的經歷向閨密們交代著…

「嚇得我噴水,想不到你如此大膽,你才是真正的綠茶婊!」Marine向我說。

「袋著它,看他的樣子,應該不會準備這個,他沒想過要做耶!」Queen是一位很會保護自己,保護閨密的女生,她就是這樣,把一盒安全套(家庭裝嘛….lol)放在我的手袋裡。「萬一要做,沒安全套,你的人生就完蛋了,甚麼造人計劃,孩子教育,一一泡湯!」

(其實他的銀包內有幾個安全套,不過我相信他是為了我才放…看來不止呀俊,大家都很保護我呢…)
「我們不是不相信你和俊不能守身至婚後,但有些事情我想要向你交代……做女人不要太天真呀sis。」Marine喝著茶,輕輕的望著我。「其實,你知道當初為何俊會找上我幫忙去認識你,是因為他的好友正正是我的男人,跟嫂子搭線比自己亂碰更好吧….」

「但為甚麼這樣神色凝重?」Queen不解。

「呀俊是世界仔,對人總是謙謙有禮,但這樣的人最危險是抑壓自己,我指的不止是性方面啦,而是生活壓力,你不會知道何時會爆發,傷害力到底是有多少。作為閨密,我幫你打聽到的事竟然不太多,所以當初我是有點反對你跟俊只識了3個月就一起。」Marine向我說。

「哪…Marine,James 還有甚麼東西給你知道?」Queen問。

「他只知道,好兄弟就是他跟其餘幾個同系男生,很多所謂朋友,甚至連他們都只是點頭之交一般,呀俊不讓其他人知道他的生活習慣,但James知道,呀俊為人有點孩子氣,待人處事得體但……無主見。」

「作為他的女朋友,我知的或者跟James差不多….」我倒抽一口氣說道。

「所以,不要太投入呀sis,不然受傷的是自己!」Queen擔心我。「樣子不能說出一切,Player沒有樣子可以辯認。」

——難道無主見是一種罪?肯用安全套不就是好男人的表現嗎?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我相信俊是為我守身的。

========================================
晚上

「老婆,我不想你跟Marine和Queen 走得太親近。」俊扶我坐在床上,這是他跟我拍拖半年來第一次稱我為他的「老婆」。

「俊?今日發生了事情?」我擔心的問。(他身上有酒氣)

「Ann,請你嫁給我,我知道事出突然,但我不想再等了,對我而言,日子太長了,我想早點照顧你,以我的工作能力、學系、家底等等,即使你不工作,我都絕對可以養活你,給你幸福。」

「俊,我們才拍拖半年,會不會太快呀?」我很驚嚇。(不是計劃好婚後(生育)生活?)

「我視愛情為一生一世的諾言,是上天賜予的,一但遇上對的人,是不可能放手。我很感恩,第一次的戀愛,我可以一擊即中。如果說父母、酒席等等全都不是問題,我可以一手包辦,你的閨密都可以請來,我要給他們知道,你沒選錯男人。」

他沒有理會我的疑問,把我推倒在床上,不斷的索吻,又把我的衣服都脫掉。

「呀,不要!」他沒有理會我的呼叫。

俊一直的吻,由嘴至頸,鎖骨,胸口,下腹……..

「俊,你知道我一直都視你為終身對象,對於你,我並不擔心。但你距離畢業只餘下一個學期,有必要這樣急嗎?」

我把他推開,氣喘著。

「也是,這樣不如先計劃畢業後需要準備的東西?」俊冷靜下來。(他……袋回了那些安全套回銀包……)

「嗯。」我拉著衣服。

——男人只會在有事情想不通的時候,才會自亂陣腳。我記得Queen說過。

其實…我們不是協定過婚後才做嗎?雖然我不反感,但實在太奇怪了…這次有點難說服我安全套一直放身邊的為了甚麼….

因著最後的課業,我跟Marine和Queen少了見面,只有間中的Line message,我沒法向她們傾訴,唯有自己觀察,反正,男人是自己的,自己負責才是應該。

在俊畢業後,在同一間兒童中心成了正式的員工,而且因著他的成績優異,亦破格成了該機構的培訓經理。而我亦幸運地獲騁在同一機構,成為翻譯文員,為中心翻譯一些外國文獻,供家長參閱。

在我而言,只要兩人在一起,甚麼都不要緊了。

俊每天就是早出晚歸,每日面對著不少小孩子家中的問題,最記得有一對父母是與我倆同年紀,母親叫呀恩,父親叫呀華,兒子3歲,但因為奉子成婚,至今生活都面對著困難,特別是住屋洗費問題,以及因為照顧孩子,他們倆對自身的計劃都要暫時閣置。不過,這對夫婦很樂於助人,在生活上都給予我倆不少意見,也成了我倆的朋友。

—–然而….安全套總是隨身….在同一間機構工作,我倆交流不多,難道是當護身符?!
自從那一次,我知道我胡思亂想,但總覺得不安……..

計劃生育多麼的重要,看著呀恩倆,我了解,正如Marine和Queen一直教導我,用安全套,也是保護雙方不因懷孕而計劃泡湯的方法,我是這樣說服自己相信呀俊。

同年年尾,亦迎接了我倆的婚姻。

「好好享受你倆的初夜。」我看著Marine和Queen的Line 留言。

「嘩!」我驚呼。

俊突然從椅子抱起了我,把我放在床上,一如平常的小親密,由嘴吻至下腹,但我知道,我將要完全的成為他的人了….

「俊,小心點,我痛!」我臉紅的說著,抓著他撫摸著我陰部的手。

「Ann,謝謝你愛我。」

我倆吻著,兩條舌頭在口腔翻滾著,唾液都來不及吞下,便流在我我胸上;他脫下我的胸罩,撫摸著。

「不要…」我感到緊張。

俊指示我脫去他的衣服,當脫至他的內褲,我害羞了,但還是兩人一絲不掛的面向著對方。

他抓著我的手,觸碰那早已抬頭的東西,很粗,很溫暖……一上一下的,跟著他的指示,我套弄著他的那話兒。

「唔….」他輕呼了一聲。(是舒服嗎?)

「俊,慢點!」他快速的用手指抽插我的下身…..

我倆的私處早已被分泌物潤滑得不像樣,我躺在床上,讓俊戴上安全套,慢慢的進入……

「呀,好痛!」突如其來的痛楚從下身閃過,但俊沒有停下來,就這樣進入了。

我被他由慢至快的抽插著,由痛直到快感,不由自主的呻吟…很害羞…

「老婆,不行了!」俊氣喘著,抱緊我,一波又一波的全射在套內,我感受到他那話兒跳動著……

這夜,很滿足。

========================================
新婚生活就是這樣過了幾個月……每天不是上班,晚上就是翻雲覆雨,當然是用了安全套,我才可以這樣休閒回想。

叮~~~(俊的電話響起)

被電話吵醒的我,下意識大叫在廁所的老公:「俊,電話響呀!」

「你關掉聲音再睡吧,不是上班時間我晚點再看。」俊叫著。

迷糊間,看見這個電話號碼是….呀恩的朋友Sharon?她不是有男友嗎?!俊就算…..他不是隨身帶著安全套嗎?天哪我很亂!!!

「為甚麼不聽我的電話?想逃避嗎?事情到了這樣,你覺得你可以置身事外嗎?」Sharon 的語音Whatsapp好刺耳……「我為甚麼會有了你的孩子…你一直說謊,你有老婆的!」

「臭小子,我跟Marine不會再幫你,好自為之!」是James的Whatsapp…..「枉我介紹Sharon給你認識,助你畢業後工作順利,但你卻出軌,認識別人認識到床上去!你對得起嫂子?!」

突如其來的吐意使我跑向廁所,而小便中的俊給我突然的開門嚇到了….

(嘔)

心中千百萬的問號,不及一次又一次的萬箭穿心。

—–婚姻是兩個人在戀愛上的努力成果,也是高度要求兩個人互相坦誠相對、忠誠、尊重,不偏重任何一方。婚姻是家庭的起始,孩子的幸福就是建基於有沒有完善的生育計劃、安全的避孕方法。

我一直是這樣相信,但坦誠相對這個道理,原來要痛過我才明白……..

(安全套跟本不是為我而設呀……..)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