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無法容忍隔壁的叫床聲,卻對爭吵聲坐視不理?

一、

凌晨一點多,我家門被鄰居劇烈的拍響。

“嘭!嘭!嘭!嘭!”,我在心裡默默數了四下,深夜巨大的敲門聲彷彿平地驚雷,好像朝鮮又發射了新的導彈。我的叫聲戛然而止,轉頭和男友面面相覷,還保持著某個姿勢。

見我們沒反應,敲門的那個人急了,再次用砸門的架勢拍了無數下: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我當時有點嚇傻了,不敢吱聲,門口的人見砸門沒用,開始試圖拉我們的門把手,一下、兩下、三下……想要把門拉開。門框發出來回撕扯的聲響,好像表達著自己的無助。

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他/她終於放棄了。他/她打開自己家的房門,為了表達自己的憤怒,他/她還用力地摔了自己家的門。伴隨著一陣巨大的關門轟鳴聲,世界終於歸於平靜。

我跟男友平躺在床上,經歷著劇烈的情緒變動:從愉悅的巔峰,到巨大的恐懼,再到由衷的憤怒……他是誰? 他憑什麼這麼無禮地砸我們家的門?

二、

我承認,我在床上是宣洩型人格,有時候自己發出的聲音會讓自己都驚訝;以前不懂事兒的時候,把自己的叫聲跟島國動作片做比較,覺得自己叫聲太狂野了,後來才知道,真正嗨的時候,誰還能管自己的叫聲是不是某種腔調啊。

平時跟朋友們聊天的時候,經常聽到他們的抱怨。出去旅遊,隔壁的人太嗨,吵得他們一個晚上都睡不著覺啦;一個人住酒店,聽到一些聲音實在難以入睡啦;還有人故意貓著耳朵去聽,發朋友圈說抱怨單身多年啦……

也有人直接去敲門的,讓對方小點聲。不用想,對方一定敗了一半興致。

我們對隔壁的叫床聲其實並不陌生。但是關於它的​​描述,基本都是負面的,或難堪、或抱怨、或焦慮、或戰戰兢兢。被砸了門之後,我趟在床上跟男友聊天,想起以前住的某處,有戶人家深夜經常吵架,孩子哭母親嚎爸爸摔,每個星期幾乎都有兩次,聲音非常轟鳴壯觀,但從來沒有人上前敲門,所有人都在默默忍受。

我問男友:如果今天是咱們吵架,他們還會來敲門嗎?

因為長期關注婦女權益,我又設想:如果今天是我被打了,在房間裡求救求饒,還會有人來敲門嗎?

當然不會,起碼機率會小得多。如果大家都會的話,一些公益機構也不會花費人力物力,拍攝“上前敲敲門,人人止家暴”的公益宣傳片了。我們對於這些更值得被制止的叫喊,容忍度似乎高得出奇。我們常常對待家暴以“這都是人家家務事”的冷漠,但是涉及到更為私人領域的叫床聲,似乎所有人都有權利上前喝止你,讓你停止這“不該發出的聲音”?

三、

後來我對於“不該發出的聲音”的觀察更廣闊了。某一天下午我路過隔壁臨街小區,五樓在排練樂曲,發出敲鼓和電吉他的聲音,很有節奏感。

樂曲的聲音不錯,絕不能稱作噪音,我甚至邊走路邊用腳敲起了節拍。迎面走來的大爺卻一臉苦不堪言和指指點點:“這小區的人可遭罪嘍”、“怎麼還不停下啊”。

環顧四周才發現,街道上幾乎每個人都把目光投射到五樓發出樂聲的窗口,發出譴責的目光。甚至小區的保安也昂著頭,似乎隨時準備好發射,去窗口把這聲音叫停。

我覺得好笑:這條街上天天那麼多車輛亂摁喇叭,那麼多人大聲嚷嚷說話,那麼多快遞用震耳欲聾的聲音敲門,從來沒有引起這麼熱烈的反應。但如果有一天這種聲音是來源於娛樂和享受,似乎天然地帶有某種不正當。是這樣嗎?

更熟悉的新聞是廣場舞擾民,這也是一種以娛樂和放鬆為目的的聲響。

四、

我並不是鼓勵大家都深夜發出“噪音”擾民。我只是在想,面對介入生活的聲音,人們為什麼不一視同仁。

如果我們是區別對待它們的話,那麼是什麼東西改變了我們?是不是我們對於愉悅本身的觀念和態度,讓它存在的空間太少了,彷彿它是一件不值得大家承受聲音成本的事情?

也許就是我們社會文化中對於性的貶低、對於個人享受的忽略,和“不喜於色”的行為要求,約束了呻吟和其他出於愉悅目的產生的聲音。

啪啪途中被打斷,於我而言是極其不悅的,甚至是羞恥;男友也陰影面積不小。更重要的是,在巨大的敲門聲中,我感受到的敲門者內心中宏偉的正當性:這種聲音是卑賤的,是可恥的,我有理由堂而皇之地介入和阻止。

這甚至讓我感受到對方對於性的敵意。

五、

叫床給我帶來的困擾不止於此。我的前男友痴迷日系女孩,總嫌我的叫床聲不夠溫柔婉轉,不能帶動他的情慾;因而,我會上升到懷疑自己身體和慾望的程度。

後來我出演一部女權話劇。因緣際會,我扮演其中呻吟的那個角色,其中就講到女主角對於呻吟認識的“解放過程”。呻吟於女人曾經是難堪的,或者是取悅對方的工具,甚至是某種扮演。女主角從懵懂無知,到頓悟到“一萬個女人就有一萬種叫床聲”,再到告訴對方“如今我已經是個身經百戰的女人了”,彷彿映射著我對於呻吟的認知。

當我在台上模仿十餘種叫床聲、並且博得觀眾哄堂大笑的時候,我忽然釋然了。叫床曾經是困擾,可以很難堪,甚至很羞恥。以後不是了,它記錄著人類社會最美好的東西之一——性,記錄著性讓我有多快樂。

願我們多給那些快樂的聲音一些空間

撰文:毛米線

2 thoughts on “為何我們無法容忍隔壁的叫床聲,卻對爭吵聲坐視不理?

  • June 20, 2018 at 7:12 am
    Permalink

    自己的聲音擾人了,還大條道理說別人。又毫無根據的扯到女權,還挺白目的😌

  • January 2, 2019 at 12:15 pm
    Permalink

    我是女生,我認為這跟女權無關!
    是你就像那些家暴的人一樣,無視隔壁鄰居的權利….
    我家隔壁就是有你這種人…叫床還兼用床撞牆!

Comments are closed.